大辣鸡

懒癌晚期

#ooc特别厉害
#有私设

雪。
每一年都在下。
看的人,却每年都不一样。

雪,还是雪;护法,还是护法。
没有变化。

经过上经历,太子也成熟了。没有再给自己增添多于的麻烦。
能成为对手的……一定是知己么……
为什么……为什么……这句话不曾听过……却,却又……如同,烙铁般……深深地镶嵌在了心里。
那一次自从回到皇宫之后……自己,好像就,忘了些什么,重要的事。
每一个人好像都在瞒着自己些什么……那种眼神……
为什么,我的房间里,会挂着一把我曾不用过的枪……
为什么我每一次的触碰,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痛,在心里。好久都没有过了啊……
忘了啊……
是谁,会让我如此的……这般的……用心,去爱?
每一次,想要去记起,头都疼痛欲裂。

天气渐渐的转寒了。
树枝上的叶已经洛光了,光秃秃的,孤零零的。
“你们……到底在对我隐瞒些什么?”坐在那棵光秃秃的树下。
太子看了看坐在树下的护法,叹口气,走过去和他一并坐在树下。护法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
“你不记得了。”
“对,我不记得了。”
“可那是你自己要求的。”
护法愣了愣。自己……要求的……?
“为什么。”
“你受不了,”太子看看天,“而且,会影响到你的今后。”
“什么意……”话未说完。
“那是你自己原话浓缩后的意思。”
护法没有说话。
“已经入冬了,加点衣服吧,别凉着了。”太子叹了口气。
护法呆呆的坐在那。“我……说的……”
鼻尖有些丝丝的凉意。
雪。
下雪了啊。
摊开手掌,片片细雪,落在手心里,一股凉意。凉到了心里。

“你喜欢看雪吗?”
“什么?”
“雪。你喜欢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雪,能净化人的心。”
“我们不是人,是怪物。”
“但我们都有心,都会流血,有喜怒哀乐。”
“哦,所以呢?”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来年就去看吧。”
“哦,幼稚玩意……不过,你要是想的话,看看……也不错。”

冰凉的手,抚在自己的脸上。好冰啊……
冰凉凉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鼻尖,脸颊。
下雪了。
“你喜……欢……吗?”
“白痴……喜欢……有什么可能喜欢的……”
咳出一丝丝发黑的血,晕染开,却又是鲜红。
“我说过……‘来年……陪你,一起去看’你忘了……可我没忘……”
“闭嘴啊!我这就带你去治疗!”试图把人抬起来。
但是,却被阻止了。
“没用的,救不了了。”
“你别乌鸦嘴啊!”
他笑笑……轻轻的附上了护法的唇,如蜻蜓点水一般。
然后,身子便沉了下去。“对不起,只有这一年我们能一起看雪了,明年,后年,都不能…了……”
说完,露出一个微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无论护法怎么喊怎么摇,这双眼睛,都没有再次睁开。
洁白的雪上开起了一朵朵妖艳的红花。

“你失控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太子看了看护法。
护法眼神有些失神。
“我为什么会想要忘掉……”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我阻止过,很多人都阻止过,然后你就把花园打了个大窟窿。”太子扶了扶额,“哎呀,搞的我都没法画景物了。”
“罗……丹……”
护法笑了笑,一种难以察觉的笑容。
太子站起拍了拍护法,“凡事,都要看开点,万物之死无法复生。”
“可是,我们是怪物。太子,我感觉到,他就在我身边。”护法也随之站了起来。
“确实……”感觉,身边好像真的多了一个人。太子看了看护法,“那我先走了。”转身离去。

“喂。明年,后年,都不能陪我看雪了,是,谁说的?”护法扶着那棵光秃秃的树。
眼里多了难得的温柔,只是那么一瞬。
“谁……说的……”温温的液体划过脸颊。
眼泪。这么多年来,这个东西,又出来了。
感觉,有一只手抚在自己的头上,仿佛,还能感受到温度。
“我说的。”
耳边,好像荡起了笑声。

还魂

#狐白×龙信(注意避雷)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ooc飞上天
#私设有

“春天到了。”一片桃花的花瓣落入酒杯中,饮一口,头也不抬,没有回应的声音。
“不出来吗?”笑笑,用自己的意念操控着身旁的剑,直入桃林深处。
花瓣飞落,满地一片粉红。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白龙。
“你怎么还不走?被我的族人发现了,后果……”抿嘴,“后果你也是明白的吧,韩信。”
“不要你来提醒我,狐狸,”名为韩信的白龙站在亭前,“我自有分寸。”
摇摇头,“呵,还是不肯叫我的名字么?更何况我还救了你的命呢。算了,毕竟认识的也没太久,我就当你心高气傲算了。”
韩信走来自顾自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我是来给你道别的,心高气傲,呵,说的不错。”
“还是有良知的嘛,还记得来道别。”李白笑出声来。
“但愿。我们两族的关系是存在在矛盾的,那么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韩信把酒杯丢给李白。李白用剑端接住,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容。
“再见。”两人同时说出这句话。
韩信红色的眸子淡淡的扫了李白一眼,一跃而起,便没了踪影。
“那小子,为了证明自己,去北边的洞穴寻找传闻中的大蛇,结果呢?蛇虽是死了,可惜自己也中了蛇毒。我只是碰巧在帮朋友找草药的时候看到他了而已,于是我让他在我这修养了一阵罢了。之后就没了,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你也没必要把庄周带来。”李白见韩信消失后才缓缓的开口。
“我带庄周只是为了鉴定你说的话是否可信。”亭中的人解除了隐身。
李白轻笑“呵,”带着不屑,“我可不记得你们人类说的话可信。刘邦,你不是不干涉与你无关的事么?”
“可惜,”笑笑,“这牵扯到我了,你可别乱说啊。”
“哦?”
“交易。”坐在鲲上的青发男人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听见这话,李白愣了愣,“庄圣人?此话……怎讲?”接着皱眉,站了起来。
庄周将一直闭着的眼睛睁开,注视着李白。
“龙族和狐族要开战了,你马上就会接到消息了。交易,你只需要知道这个就可以了,其他的你就不用知道了。”庄周笑笑,“白龙。”

当时的李白正帮朋友找到了他要的草药,正准备给朋友送去,半路上就看见了韩信。
当时的韩信已经昏迷。
狐族与龙族有着矛盾,如果李白见死不救的话估计整个狐族上下都会非常开心,毕竟是白龙族长的儿子。
当然,李白是准备一走了之的,就当自己没看见,可是在某些情感的驱使下,李白把韩信带了回去,并请来了扁鹊来帮忙医治。
“你这是在触犯禁忌。”扁鹊看见了韩信之后,对李白说。
“你这不也是在触犯人类的禁忌吗?”
扁鹊朝李白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他多说。
“中的毒不深,只是伤的太重,把我上次嘱托你采的草药给我。”
“那不是你拿来做实验的么?怎么,实验体死了?”李白把一篮子的东西给他,还不时的瞟瞟躺着的韩信。
“差不多,”扁鹊眼睛都不眨,“所以,我就来用这个来当试验品。失败了,给你们少个祸害;成功了你就可以借此和白龙他们打好关系。”
扁鹊的医术确实高明。也许,他是真的希望李白他们能和韩信他们打好好关系,如果这样,就可以防止两族开始战争,连累到人类。扁鹊在治好韩信之后,自己也离开了。
李白也按照扁鹊说的去做,慢慢的照料他。
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白龙少爷的失踪也是一族上下惊慌失措。慌乱之时,接到刘邦的消息,他愿意帮忙寻找韩信。
刘邦早就知道韩信的行踪,也因为刘邦和李白有些私人的恩怨,反正刘邦编造了一个韩信失踪的原因,也使龙族他们相信了刘邦所说的话。

“刘邦!”李白大吼着,平时收敛起来的妖气在这时四散开来,“庄圣人……”
庄周上前一步,“善恶本就分不清,我本希望你们两族能和平共处。不过,李白,你放不下你的记忆,你的感情。你挑拨龙族就是为了引起那个人的注意吧。”
刘邦笑道,“报应要到了。”
李白不语,整个人颤抖着,眸子也变了色,一下子持剑冲过去。庄周微微一笑,瞬间,他与刘邦化为一只只半透明的浅蓝色的蝴蝶,围绕着他们刚才所站的的地方放静静地盘旋。
地上留下一张字条:
        这场战斗,关系到两族的存亡。
看完字条后,李白大笑,又坐回亭中。
不一会儿,急冲冲的来了个李白的族人。那人慌乱的对李白说:“族,族长大人,白龙一族给我们下战书了!”
李白笑着,“准备开战。”

韩信回到了白龙府。白龙夫人闻声赶来,见孩子回来万分激动。
“雏儿啊,你可回来了。急死我了,快让我看看,那群狐狸对你怎么样了。”
“没什么,母亲,我很好。”
“那,那行吧,你快去休息吧,过几天就要开战了,你父亲还指望你去帮忙呢。”
“开战?”
“是啊,就是和那群狐狸。好啦好啦雏儿你快去休息吧,我给你弄点你爱吃的东西。”韩母到是急急忙忙的催促着。

“你醒了?”李白抬头看见已经坐起来的韩信,放下手中的书。
韩信看了李白一眼,“狐狸?”
李白笑起来,说:“白龙少主韩信,初次见面,我是白狐族的族长李白。”
听见“白狐”二字,韩信立刻警觉起来,想动用自己的妖力但是却感到一阵触电般的疼痛。李白笑笑,从座位上站起,端起旁边早已温好的药,走到床边,把药递给韩信。
但又看见韩信带有敌意的目光,“不要怀疑什么,我在回家半路上遇见了重伤的你把你带到我这里罢了顺便,我拜托我的朋友治好了你。”
韩信没有理会他,自然也没有接,眼中带着厌恶。
“我们白狐就这么让你们厌恶么?亏我还在前几天仔仔细细的好好照料你呢。诺,自己拿着,别浪费了,这药贵,我那朋友坑钱。”
还是没有理会。
李白有些不耐烦了,“小子,不喝你可是会死的。别给我添麻烦,我可担负不起你们族的脾气。”
韩信摇头,叹气,放弃了逃离的想法,“你自己留着吧,我死了也罢。”
李白觉得好笑,“我又不喝这东西,别来祸害我的族人,好了就赶快走。”
韩信看着李白,不说话。
“你不喝就浪费钱了。”
韩信把头扭过去,不再看他。
李白耸耸肩,将药碗端起来,把药喝了一些。
这时韩信感到一股力量迫使自己抬起头。
“你干……”话还没说完,就被吻住。
李白将嘴里的药渡给身下的人,完全无视了他的挣扎。
吻毕,松开口。擦去刚才韩信在慌乱之中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所留下的血,“干什么?我不是说过我不想99999喝这东西么,你不喝的话我就只能用这种方法强迫你喝了。”勾起嘴角。
韩信擦嘴,“啧。”一言不发的夺过药碗,一口气喝完。
李白见他这样,忍俊不禁,“不愧是比我小了几百年的小孩子。”
“你认识我?”
“反应真迟钝。”
“与你无关。”
“我不认识你我当你们敌方的族长干什么?”
“既然是敌人,你为什么要救我。”
“赎罪罢了。”起身走到门口,推开门,朝韩信笑笑。“你伤还没好,再休息一会吧。”踏出门槛,关门离开。
待人走后,韩信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还残留着淡淡的草药味,但也透出一股股孤独的气息。
这家伙,估计是有几百年没有和人认认真真的往来了吧。
伤好的很慢,韩信也只能留在李白的地盘上。扁鹊也定期来检查。
呆的时间久了,韩信也总算是知道两族的仇恨的缘由了。
“我说啊,老狐狸你为什么来入侵我们族来引起我们的注意啊?喜欢人家就直接说啊。”
“我倒希望我能这样。”坐在一旁看书,头也不抬。
突然,韩信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喂,你是不是喜欢我母亲啊?”
“年轻气盛……”礼拜摇头,否认了他的想法,“这么唠嗑你不会别累死?”
没变……
“不就差五百岁吗,你嘚瑟什么啊!”
没变啊……
“呵。”

此时的刘邦正和庄周坐在一间茶室里。
庄周捧着自己用法术幻化出来的蝴蝶,问:“你说的那场战斗,莫非就是三年前的那件事?”
刘邦笑,摸摸自己脖子上的伤,说:“不错,是这样。”
庄周看着刘邦的举动,“战利品么……”
“他早该死了。那场战斗死的不应该是那两个。”
又说:“你只是想收回记忆罢了,这些你没有经历过。”
“只是被命运操纵的傀儡罢了。一物换一物。是的,我只想要记忆,至于他的性命,”庄周点点头,不知道是在默许什么,“随你。”
刘邦致谢。
“我还以为你想复活他们。”
“不,重言以化龙,子房……即使他重生,我也无法也现在的自己来面对他,我只需要在那一次战斗中丢失的东西。”
“仅此?”
“仅此而已。”
庄周双手一拍,刚才用法术所幻化出来的蝴蝶被拍成一点点发着光的小碎片,而手上却是一朵花,不,而是一朵像是由水晶雕刻出来的花,在灯光下闪着光,白亮亮的,晶莹剔透。
“你所遗失的东西。”庄周把手里的花交给人。
刘邦没有说话,沉默着接过。就在掌心立了一会,花便化成水,流入刘邦的体内。
“你所忘记最重要的人的面容和他所说的一切话语。想起来了?”
刘邦点头。
“该走下一步棋了。”庄周的身体渐渐的变得透明。
“明白。”

“信。”韩信倒在床上轻轻的呼唤着。好像在很久之前有人这么叫过他,可是却无法想起。他身边的人从未这么叫过他……
“李白……”韩信喃喃,突然记起什么,一下子坐起。
好像,李白是这样称呼他的。好像不对,李白平时都是“小子”之类蔑视年龄之类的称呼,直接叫他名字的时候是刚见面和他离开的时候。但是,不管李白怎样称呼他,语气中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韩信思考着。
正时,韩信的母亲推门而入,“雏儿,来 尝尝我给你做的粥,在那几天受苦了吧?多亏了刘邦呀。”
“刘邦?”韩信不解,“这位是……”伸手接过碗。
韩母笑笑,“救你的人啊,而且他还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帮助咱们呐。”
当事人韩信并不知道,他只清楚自己给李白到了个别就离开了,他可没见过什么刘邦,也不曾听李白提起。不过,既然自己的母亲这么说了,她也不会骗自己。韩信转念一想,莫非李白只是表面上装作与自己打好关系其实只是想利用自己。
“那些狐狸啊,一个比一个嘴滑,专门找的就是你们这些年轻的,雏儿,你记住了别和那些狐狸往来,尤其是那个一直在挑事的狐狸的头,你肯定也见过他了,注意点……”韩母说了一大堆,“那个李白肯定是想利用你。”
到底还是年轻,对于自己生母的话,韩信就把话当真了,没有多想。只是点点头。
韩母也没再说些什么,只是催促着韩信赶快吃东西。

次日。
“东西给了?”庄周问坐在自己对面的刘邦。“给了。”刘邦笑嘻嘻的,“不愧是您啊,还真说准了。重言的记忆却是在恢复。不过……他们的记忆真的很重要吗?”
“就像你觉得你的记忆很重要是一样的,”庄周说,“一个人前世的记忆回复,这和复活又有什么区别呢?李白和韩信已经死过一回了,别就不应该奢求自己不该拥有的东西。”
“但是李白他偷走了。”
“是的。”
“所以你要回收。其实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白知道怎样从你偷出记忆的。要是他把这些消息说出去的话,那么天下必定会大乱。”
庄周点头。
“扁鹊的药有效么?”刘邦又问。
“李白之前捡到韩信的时候找过他,在那之前那两人的事我已经告诉过扁鹊了,所以扁鹊再给韩信制药的时候专门给他添加了一些可以抑制这东西复苏的药。”
刘邦不解。庄周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
“不过……”
“韩信的体内在抗拒,”庄周打断刘邦,“韩家……不,白龙家的族长倒是发现了,发现了韩信的记忆在复苏。你也知道他们一族有着神的血脉,如果韩信记忆复苏了的话,那么神是会发怒的。碰巧知道了我们正在处理这件事……剩下的你都知道了。”庄周用手撑着脸,又说:“扁鹊的话你倒是不用担心,他所制的药,不说完全封印,至少也能暂时撑那么一个月的样子。”
刘邦沉默着。他此刻感受到了一种冷冷的气息。
“……子房不该死的……”
“上天给人安排这一生,自然也安排了人的死,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该怎么与世长辞。所以,不管你怎样后悔怎样试着去改变,那都是无济于事。”这时,窗外下起了小雨,仿佛……在倾诉着心中的痛苦。
也仿佛,在传递着什么信息。
庄周望望天。
“我该离开了,还有一些事要忙。”
刘邦点点头。
庄周再次消失了。

庄周离开后,便来到了一座竹林里。很暗,只有一丝细微的,暗淡的光,混合着雨,从树缝中洒下。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庄周身边变多了一个人,披着白色的斗篷。
“急急忙忙的把我叫来,是发现了什么东西吗?”眯眼。
“东西,我已经查出来了。”“哦?”“遭受了诅咒,无限循环的那种。不过下咒的人已经死了,要解开诅咒的话就要杀死担任维护这咒语的人,或者……让被诅咒的人真正的死亡。”
“你的意思是,李白和韩信都没死?然后让其中的一人真正死去,也就是魂飞魄散?”
“是的,他们都是以另一种形式而存在的。”
“然后无限的轮回在痛苦中。”
带着斗篷的人点头。
“那么就像你一样吧?”庄周打趣道。
“并,并不是,”那人支吾着,“只是我和他在一起的话是没有幸福的。”
“你也成功的瞒住了他们你活着的事实,并让李白帮你顶了罪,”庄周又把话题一转,“那么,现在维护这诅咒的人是谁?”
“……扁鹊。”
“哦呀?惊人的消息呢。”
“但是扁鹊先生好像并不知有此事。”
“那就麻烦了,收拾东西,准备找人。”庄周打个哈欠。
“有人要来了,你赶快回去。”
“明白了。”带头蓬的人又不见了。
庄周斜眼看着上方。
“你不是讨厌躲躲藏藏的吗?怎么现在又躲着不出来了?”
剑架在脖子上,锋利的剑刃将脖子磨破了皮,血珠从破皮处渗出来。庄周扫了一眼颈部的剑,“一来就刀剑相向有失风雅呢。”
持剑人冷冷道:“真是恶趣味呢,没想到,庄圣人您也会做出这种事来。”
“没办法嘛,人家张良要我保密的,恰巧,你来当个‘替罪羊’也正合适呢。”庄周笑嘻嘻道。
“那么,现在这个情况下……”顿了顿“您也不得不告诉我了吧。”丝毫没有疑问的语气。
庄周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嘛,迟早的事。”
持剑人笑笑,把剑放下,说:“麻烦了。”

十几年前,还是人类的韩信在与刘邦张良外出游玩的时候遇见了李白,四人便结朋友。因为害怕自己的身份被三人知晓,李白也就假扮成人类与三人来往。时间久了之后,李白也就袒露了自己的身份,三人也并没有因为李白是妖而跟他断绝来往,四人像以前那样做着朋友。日复一日,李白对韩信产生了感情。张良算是比较敏感吧,在李白对韩信有感情的时候他就察觉了。他想劝阻李白,但是又不能破坏朋友之间的感情,于是他什么也没说。之后,刘邦偶然的听见李白再说,
“几百年了,终于找到他了。”
刘邦把这情况告诉了张良。张良担心出事就将此事告诉了庄周。身为圣人,庄周自然是知道早在一百年前李白与龙信相遇,但是两族之间的战争导致龙信死去了,但是他的身体却没有归于尘土,身体上的伤痕也不复存在,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李白也就在一位朋友那里得知韩信的魂魄归入了人类之中。他便开始寻找。
一年……两年……直至一百多年。
终于再一次巧合之中,他遇见了自己寻找的人。
庄周让张良不必担心,李白只是爱着他罢了,会和人类的韩信相守到老,然后带走他的魂魄。
但是当时的庄周疏忽了一点,他在龙信之后他取走了他的记忆。因为,那也是死。
所以李白才会来盗取记忆,他只是想让他爱着的人也爱着他。
听见庄周这么一说,张良也放下心来。离开了,但是庄周放不下心,他怕李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于是他便跟着张良。
但是在几个月后,李白失手杀了附近的很多人,因为他生气了,和刘邦发生了冲突,就导致了这样的后果,韩信死去了,张良和刘邦重伤。但是刘邦以为张良死了。看到自己的罪行,李白无法再站在这里,他逃开了。之后刘邦就被扁鹊救了,庄周带走了重伤的张良。因为此事,刘邦发誓要杀了李白,为韩信和张良报仇。
也因为这件事,张良获得了特异的能力,他能看见人的过去。庄周帮张良养好了伤,但是他却把张良留下了,并且张良也不愿意走。所以,他住进了这片林子里,顺便帮助他办事。
“这并不是巧合,”庄周说,“我认为你发现了。”
李白点头。
“你不甘心,于是你偷出了你之前的记忆,看见了你们的爱情都是悲惨的,你以为只是你们不知道你们之前是有多么的爱对方。所以你又偷出了韩信的记忆,你认为这样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李白又点头。
“我没有真正的死。”
“但是我取走了你们的记忆。”
“为什么。”
“神旨。”
“……”
“所以我才和刘邦合作。”
“然后?”
“帮忙解开诅咒罢了,然后完成我的本职。”
“要开战了,”李白淡淡的说着,“到时候你把我的记忆拿走吧,现在……还不行。”
“如果你主动给我的话那就省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庄周同意了。
“嗯。”
李白离开了。
“该怎么给扁鹊说呢……”庄周有些犯难。

几天之后开战时期以到。
被封印的韩信什么都忘记了。
李白带领着自己的族人准备迎战。
“我死了,你们怎么办?”问自己旁边的侍从。
“族长大人您说什么啊?您怎么可能会死呢。”小侍从自信满满。
李白苦笑。
就算我不死,那我也不是从前的我了。
……
然而龙族的族长也打算杀了李白以及,刘邦。
因为刘邦和李白一死,除了庄周,就没有人知道韩信的秘密了。不过,他也留不得韩信了。
但他不知道张良也知道。
当庄周告诉张良龙狐要开战的而且刘邦也要参与的时候,他就打算露面了,恰巧,庄周也告诉他他该出场了,否则会后悔一辈子的,因为庄周感觉到,刘邦会在那场战斗中离去。

……

李白。他替刘邦挡了一箭,致命的一箭,直入心脏。
“对不起……”这是他所说的话,既是对刘邦说的,也是对韩信说的。
温热的血液溅在刘邦的脸上,韩信的长枪捅入了张良的身躯,这一下,原本是给李白的,但是,张良挨下了这一击。
“算是……换……给你人……情了……”
“子房!”“张良……”
刘邦抱住倒下的人,握住他的手,体温正在流逝。
“重言……你忘了他吗?”
韩信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三人,“忘?”语气有些嘲讽,“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忘了什么?”
李白嘴角渗出鲜血,他撑不了太久,他用灵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要不是这样,估计早就死了。
“信……别这样……他是你的朋友……”
“朋友?”冷哼一声,“我没有朋友。”
张良看看刘邦,又看看韩信,“对不起,我瞒了……你……这么久……拜托……让重言想起来……我看见我们今天都会在这里死去……所以……一定还能再次……相见。”
握住的手渐渐的失去了力气,也感觉不到怀里人的气息。
“李白。”刘邦站了起来。
李白看着刘邦,他的眼前已经模糊,也没有力气说话了。
“记得把我和子房安葬在一起,顺便常来看看我们。”说完向韩信走去。

“所以……就是这样。”庄周和扁鹊相对而作。
扁鹊看着坐在对面的庄周,“想不到我的前人这么缺心眼啊。”
“李白死了。”庄周淡淡道。
“你看到了?”
“嗯,真正的死亡了。他把自己的魂魄交给了韩信……啧,看来龙族的族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扁鹊把玩着手里的药瓶,“我不希望李白死,毕竟做了几年的朋友,再说,我活的也够久了。靠着药物延长自己的寿命,也不是什么好人呢。”
“你想怎么做?”
“很简单。”扁鹊笑笑,“以命抵命。”

韩信杀了刘邦,眼睛都没眨,身上沾满血迹,张亮的,刘邦的。朋友的。
“到你了。”
“杀……了我……你也活……不下去……”李白拿剑支撑这自己的身体。
“我父王还要杀了我?”轻蔑。
“不错。”熟悉的身音想起。
韩信还没有反应过来利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腹部。鲜血喷涌而出。
“雏儿……我是留不得你了。”
“信,把……你当诱……饵还真是……对不起了。”李白无力的向韩信笑笑,站起来。
龙族的族长大为惊讶,下一秒头就落在了地上。
“非常感谢。”
“你也不行了吧。”顺便还朝韩信那边望了望。
李白笑笑,说:“差不多……把张良和……刘邦带走吧……木兰……”
花木兰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摇了摇头,吩咐一旁自己带来的人将早已冰凉的尸.体带走了。
“咳……”血。
“信……”李白走过去,跪在他的身边,“还记得我吗?”
韩信愣了愣。突然就流泪了……
“太……白?”
李白笑了,他只撑不住了。韩信抱住他,“太白!”两人都快没了知觉。李白的脸上早已没了血色。
“信。你听着……”李白抬起头,温热的注视着韩信,“替我活下去……我会把我的魂魄交给你……这样,我就会……死去,虽然之后我们……再也不……可能见面了,但是……我希望你能活的好好的……”凑上去,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在韩信的嘴唇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以命抵命……”庄周看着扁鹊喃喃道。
“是的。”
“我死了的话,诅咒也就解开了。”

庄周顺理成章取走了李白的记忆,并且销毁了关于盗取记忆的方法,当然,韩信的也拿走了。
十年过去了,韩信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里仿佛还住着另一个人。
自己也当上了白龙族族长,狐族和龙族不相往来也没有战争。
也因为如此庄周经常带他去一个地方,有着两座坟.墓他并不觉得压抑,反而感觉有种温馨。
他感觉有一片桃林在自己的记忆中,寻找着,来到这曾经与李白离别的地方。有个熟悉的亭子。
一抹白色的身影。
两人都有些惊讶。
不知为什么,韩信的眼角流下了晶莹的液体。
眼泪。
“我们……认识吗?”亭中人愣住了。
“太白?”

庄周勾起唇角,看着手中的茶杯,“春天来了。”

【一下都是一些废话】
这文大概写了一个月然后打了两个星期。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orz就当我脑洞新奇吧。话说我把每个人都写的崩的不行,而且到了后面就在乱写了【凑合着看吧】,错别字也一堆【懒得改】还不知道有没有人要赏个脸看,感觉特别玛丽苏啊,良良出场就是为了领便当的,就这样吧,脑洞不行文笔也不行。第一次写这么多真的累,还是一次性写完的那种´_>`就这样吧凑合凑合。顺便感谢各位看这个贼辣鸡的文了【360°鞠躬】

十二场雨

过去了多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无数个春夏秋冬,无数个白天黑夜,等待着,只是,我的丈夫……
他,何时,才会回来?他,何时,才会与我团聚?
我的病,仿佛有了意识,偏偏要等到你,它才会得以好转。
相思病吧……

一月了。

这天下雨了,有些刺骨。
这一天的雨和我的雨不一样,虽然有些寒冷,但是带着点若有若无的温馨,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雨下了一会儿就停了,天很蓝,没有看见彩虹,有些可惜。

二月了。

这天也下雨了,不知道为什么,下完雨之后下雪了。
哦,对了,今天的这场雨,是我让它下的,但是上天应该是想让今天下雪吧……这里下完雪之后,特别的美。
可惜不能和夫君你一起观赏呢……

三月了。

今天,下的是暴雨,雨好大,打在了我的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了。好像,我们分离的那天,在你出海之后就下暴雨了。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将我们分开呢……

四月了。

岸边的樱花开了,有几棵樱花树开的花是白色的呢,花瓣落下来的时候就像下了雪了一样,好美。
而且今天也下雨了哦,雨把花瓣给打落,雨声淅淅沥沥的,好像以前你给我吹笛子时的声音。
等夫君你回来了之后我一定要和你一起来看。
你一定会喜欢的。

五月了。

今天来了些不速之客,好像是要侵犯这里,于是我让上天下雨了,我发现我能从这里那些人的身体里汲取属于他们的力量,而且我还发现了这里附近的某个东西好像破裂了,因为力量的压制,导致我没法去一探究竟。
而且,万一在我离开的这一期间,夫君回来了怎么办……这么久了,他一定是忘了该怎么回去吧。

六月了。

夏天快要到了,雨下的越来越频繁,天也慢慢的热起来了。
今天的雨下了马上就停了,空气变得很潮湿,天好像是哭过了一样。
我的心抽搐起来,眼泪不禁落了下来。于是,天又下起了雨。

“对不起,为什么我那天没有早一些告诉你呢……”

七月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但是我不禁想起了这几雨。年的事情。
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等了多少年了,但是终归还是要等待的,毕竟你是我的夫君,我无法抛下你自己离开;毕竟我还爱着你,我无法离开我们曾经分开的那座桥。
今天没有下雨,但是我的心里却下了
下起了雨。

八月了。

昨晚的月亮很圆,玉兔应该在上面捣年糕吧,快到中秋了,想做几个月饼给夫君你吃呢。
今天早上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夏天已经过去了很久了。

九月了。

今天来了几个人,我想向他们打听一下我夫君的下落,但是他们仿佛没有看见我似得,从我身边而过。
是我不起眼吗?
说来也是,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也没有时间回家梳洗,身上的灰尘和落叶也很多,差不对都快和景融为一体了吧。
他们大概是来着里赏景的吧,不是很确定呢。

十月了。

时间过得好快,经管人们以前经常说,越是在等待,时间就过得越慢。
好像是说反了呢……
但是,如果没有反的话,那我是否是不再爱你了呢……
对不起,对不起……
我真的是太懦弱了,动不动就哭。
啊……又下雨了……

十一月了。

渐渐的,我开始讨厌雨了。
在我看来,雨是懦弱的表现。
我越来越不像原来的自己了。
我觉得自己越发多愁善感,动不动就会哭,回想起我们以前的幸福美好的日子……
好想你……

十二月了。

这一个月和上一个月,没有一天下过雨。
有些怀念它了。
很纯吧,这种想法……

一月了。

又过了一年了,还是没有看见你呢……
今天下的雨比以往下的任何一场雨都要大,都要刺骨呢……不过啊,这些痛苦都算不上这几年等待的痛。
这里附近的力量更加的强大了,为了不让夫君回来的时候看到这里破败的景象,我都开始从这里的植物中汲取力量了呢。
看吧,我还是爱你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二月了。

今天我依然在让天下着雨。
好像来了些客人呢,而且这些客人躲过了那场雨。
是个阴阳师呢。
……
果然,夫君已经离世了……他被那一黑一白的鬼使兄弟给带走了。
希望我能看见转世的你。
也希望我能找到属于我的幸福。
还希望我能看见转世之后的你,这样,我就会很开心了。

今天,是我第一次笑呢。
在雨中……

~~~
感谢看到现在的你。
这里是一个渣文手。

论谁来当西游记的角色???

#ooc,ooc,ooc
#在考试的时候想起来就写了?

孙悟空:主角毫无疑问嘛,师傅也不例外。(盯达摩)
小乔:猪八戒呢?
钟无艳:廉颇
廉颇:woc我当猪八戒?
钟无艳:你体型像
廉颇:……
__
安琪拉:西游记是什么
马可波罗:好像是东方那边的传统
亚瑟:演传统文化?
露娜:不清楚,猴子说好像是本书
艾琳:(凑热闹
雅典娜:(也来凑热闹
马可波罗:所以我们是干嘛的
雅典娜:看戏的
艾琳:嗯
安琪拉:出售各种零食
露娜:瓜子
亚瑟:(嗑瓜子
__

貂蝉:我想当白骨精
花木兰:你当观音吧发饰蛮像的
貂蝉:你见过观音带着两个童子跳舞吗
花木兰:……
武则天:跳舞的观音,画面感
花木兰:耗子精就刘邦和元芳
貂蝉:不错
刘邦,李元芳:你才是耗子精
武则天:那我女儿国国王咯
钟无艳:说起女儿国,我突然想起猪八戒要怀孕
武则天:噗……怀孕
貂蝉:怀孕的廉颇
花木兰:廉颇怀孕
廉颇:exm???(黑人问号)
花木兰:铁扇公主小乔
小乔:好的
武则天:牛魔王和小乔?
貂蝉:周瑜绿了
周瑜:牛魔王你过来
牛魔王:我躺着也中枪?
花木兰:可惜你没躺着
武则天:等会给那几个外国人吃牛排
貂蝉:不错
小乔:红孩儿谁来
花木兰,武则天,貂蝉:周瑜
刘邦:小乔和牛魔王生了周瑜
李元芳:hhh
周瑜:你两还玩姐妹
李元芳:原来你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姐姐
刘邦:噢,我的妹妹,我终于找到你了
貂蝉:你们已经默认了当耗子精对吧
刘邦,李元芳:是的


邦备( 'ч' )

#王者荣耀#
#刘邦×刘备#
#角色是官方的,occ是我的#
#乱写#
#求不喷#

        刘备有一张画像,上面画的是他家里的祖宗,刘邦。也就这样吧,刘备蛮崇拜他家老祖宗的,长得又帅又厉害,自然就这样咯。可惜他家老祖宗早都已故了,没能看见他,虽然就算没死也没多大的几率能见上一面。
        但是他很幸运,遇上了来这个时空寻找田忌孙膑,于是刘备请求孙膑让他和刘邦见上一面,孙膑答应了刘备的请求。
        “你只有一天的时间。”
        “没关系,只要能见上他一面。”
         孙膑带着刘备去了刘邦的那个时代,并且告诉刘备,到了时间自己会来接他。

        亭中,刘邦含笑看着自己面前的人。
        “你,就是我的后人?”
        “姓刘名备字玄德,如您所见,我正是您的后代。”刘备神色有些紧张,说话的语气也有些颤。
        “你不必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刘邦笑笑,“来下一局棋如何?”
        “无妨。”

        “玄德,”刘邦呼着他的名字,并且指了指棋盘上的棋子,“你输了。”
        虽说局还没完,但刘邦知道胜局已定。
        听人这么一说,刘备仔仔细细的看了棋局,叹了口气“输了啊……还真是让人遗憾呐……”
        “你说,为什么我们的发色是不一样的呢。”刘邦无心的摆弄着棋子。
        “这个……”刘备语塞,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是很清楚……”
        “没事,我就是问问。”刘邦轻笑出声。

        两人在亭子中畅谈了许久,安安静静的度过了这一天。

        快要离开了,孙膑守时的来到了这里准备接刘备回去。刘备有些依依不舍,见自己后代这样,刘邦笑笑,一把拉过他,把他抱在怀里,轻啄了一下怀里人的额头。
        “放心,我们还会再见的。”

        回到熟悉的家中,刘备找出了那张画像,就像刘邦那样,他低头轻吻了一下画像中刘邦的唇,虽说这是画像。但在另一个时空中的刘邦,感觉到了刘备的味道。